失明極地跑手 「看」得更多

失明極地跑手 「看」得更多

03/17/2017 - 11:22

 

視障跑手梁小偉(Gary),年初在南極100公里超級馬拉松獲男子組第六名,不但成功挑戰自己,更為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籌得20萬港元!

 

光輝背後,Gary卻有着一段暗黑過去──因遺傳病導致完全失明,終日借酒澆愁……

從失明的一刻起,整個世界都改變了。

 

八年前一個早上,躺在床上的Gary張開眼,但已無法看到眼前景物。醫生證實他患上遺傳病——視網膜色素病變,「乜嘢都冇晒」。

 

 

酒當水飲  每日打半

 

「完全接受唔到!連份工都冇埋!」Gary一蹶不振,懼怕踏出家門,唯一的活動就是「打去樓下超市買10箱啤酒返屋企!每日豪飲至少一打半!」家中連續九個月沒存放食水,水煲裏只有酒;他由140磅激增至190磅。親友屢勸無效,甚至怪責母親令他染上遺傳病:「三兄弟點解得我有病?」

 

一醉未能解千愁,直到一位從小就完全失明的朋友說:「就算只得5秒或10秒,我都想睇下呢這(Del)個世界!」他反問Gary「你就咁度過餘生嗎?」當時他也未完全消化;但每次酒醒後,Gary聽到收音機報道許多人意外離世、連生存的機會也沒有……自我封閉了一年的Gary猛然醒悟,不應因為失去小部分的自己,浪費寶貴生命。

 

失明  卻「看」得更多

 

Gary決意重新面對社會、接觸人群,遂學習點字、煮食、使用盲人仗行路等。Gary指起初遇上不少困難,很多地方缺引路徑,商場扶手電梯沒發聲響引導視障人士;他更試過在繁忙時間被上班人士責罵嫌棄。儘管如此,他卻笑着說,大部份人均主動提供幫助,「我買嘢好過你哋,商戶知道我失明,俾啲更好嘅,唔呃我!」 失明後的Gary,似乎「看」到更多。

 

跑步 學懂堅持包容

 

「行出街未夠兩個街口,已經成身濕晒。」因酗酒而「發福」的Gary,為減去38吋粗腰上的贅肉而開始跑步,過程絕不輕鬆,「跑全馬42.195公里,30幾公里之後就腳痛、抽筋、唔想跑,乜都齊」;但他卻學懂堅持、加上前女友支持,他誓要鍛煉自己,成為出色的運動員。曾試過領跑員受傷令Gary無法完成比賽,由最初失望不已至漸漸學會包容,「比賽周圍都有,最緊要大家都冇事,冇事就下一個比賽再繼續」。

 

Gary戰績彪炳(見附表),足迹遍及港、台、美,還要挑戰極地!他坦言「南極超馬從未有視障運動員參加,我想跨越自己。我願意付出比常人更多倍嘅努力去實踐夢想。唔好因為缺少咗啲乜嘢而自卑,冇人可以睇低你!」

 

 

領跑員係我哋對眼

 

「有人話領跑員係義工,其實,我哋同領跑員係孖公仔。」領跑員不但要陪同賽前練習,若出國比賽,連起居飮食都一齊,「我哋冇咗佢唔得,總之我哋黐到實,一對眼兩個人用」。

 

生活方面,Gary正學習與導盲犬相處,日後或由導盲犬帶Gary外出。惟Gary擔心愛犬Hugo未能與導盲犬好好相處。若是如此,Gary表明寧願放棄導盲犬,「冇人要呢隻『麻煩友』(Hugo),我一定要我個仔,一定會照顧佢」。

 

 

冀做教練助視障跑手

 

對於未來,Gary希望「跑得郁都繼續跑」,日後會考教練牌,訓練其他視障跑手;他更希望透過完成各大馬拉松為慈善機構籌款,讓那些機構幫助更多有需要的人。

 

「我曾經同大家一樣,好迷茫,好無助。其實視障機構或社會大眾都好支持大家,只要肯企出來,冇解決唔到嘅困難。」他更勉勵病童不要放棄,「只要大家努力同堅持,總有醫好嘅一日。到好番嗰陣,同我一齊跑步!」

 

 

enlightened小知識:視障朋友如何分辨錢幣?

視障人士通常會把鈔票摺成不同形狀,有些則把錢幣兌換成單一金額,方便找續。

 

 

Gary’s Checklist

台北富邦馬拉松視障組四屆冠軍(2011、2013、2014及2015)

蘋果日報慈善跑男子精英季軍(2012)

加州國際馬拉松視障組別全馬亞軍(2012)

香港渣打馬拉松全馬(2013)

波士頓國際馬拉松全馬視障年齡組別亞軍(2015)

台北渣打國際馬拉松全馬視障組別冠軍(2015)

南極100公里超級馬拉松(2017)

 

成為視障跑手教練

 

採訪及撰文:梁劍紅、江依霖

編審:梁劍紅、王煜棋

攝影:Henry Kwan & Nichigo Mak

影片製作:Lifewire & Sam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