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如人生 人生如戲 -- DIR@地板時間 (上)

戲如人生 人生如戲 -- DIR@地板時間 (上)

12/28/2015 - 16:55

 

繪畫者:小宇 x 鵬鵬 x 岑岑 x 小龍 x 琪宇

 

遊戲是兒童最正當的行為,玩具是兒童的天使。 -------魯迅

 

幼兒的遊戲技巧和遊戲設計很多源自他們內心世界獨有的感受;是自然發生的。在他們的發展歷程中,許多遊戲技巧不需要成人刻意教導,他們在與兄妹、玩伴交流中即可設計遊戲內容和遊戲規則。

 

繪畫者:知星樂團 - 黃于瑄

 

然而對於自閉症兒童來說,這些技能也許需要成人不厭其煩的教很多遍,而千辛萬苦教會的技能最終卻只能用在某一特定情境下使用。自閉症兒童通常不知道該怎樣將課堂上習得的知識運用到日常生活中去,不懂如何將生活經驗及遊戲技能遷移到社交溝通中。那麼,正常兒童是怎樣學會這些技能的?我們該用什麼方式教導自閉兒掌握那些動態社交技能?

 

答案很簡單:遊戲!

 

研究顯示,在ASD譜系障礙兒童中,無論他們的認知、語言、學業等其它範疇的能力發展如何,他們的核心障礙都是心智理論、執行功能的缺損及中央聚合能力發展薄弱(關於三大理論的相關內容請查閱本公眾號的往期文章)。其核心的表現均是社交溝通能力較弱,甚至連與人互動的意欲及基礎遊戲技能都相當匱乏。

 

 

繪畫者:張安臣 - 星星太陽

 

由盲目跟風談遊戲介入

 

在內地的自閉症康復界,很多機構和家長對遊戲介入都是推崇的。這得益於十年前年殺入內地的台灣“磚家”。那種被變形“改良”了的遊戲介入雖然缺少了科學有效的評估和嚴謹的操作,但遊戲的理念卻被廣為接納。這好比不懂“道曰今生,佛說來世”一樣的分不清和尚與道士。能真正理解並釐清遊戲介入理念及各種策略的人寥寥無幾。

 

而台灣“磚家”的狂轟濫炸畢竟給當時只有DTT的業內投入了丁點新鮮玩意。而理論基礎薄弱的特教老師及家長們更多的是充當了盲目跟風的犧牲品。不論患兒當時的發展適不適合遊戲介入,在沒有標准或非標準化評估的情況下,互聯注意、遊戲技巧、目光追視、溝通動機等被無情的“變形改良”了。

 

其實,八年前的我也是受害者,直到一次感覺不錯的示範課後,領導扔下一句:“這課上的太可怕了,都不敢看。這樣做我們會誤人子弟啊!”當時心情跌到了底谷,心想“不至於有這麼差吧?”接下來的幾個月我和同事們一起仔細研讀了與遊戲介入相關的“DIR®地板時間”等各類書籍。

 

而最大的改變來自於2011年開始的香港公開大學系統有效的學位學習;香港耀能協會手把手深入淺出的社交溝通課程傳授,更得益於香港教育學院趙程德蘭博士和梁智熊博士兩位教授對相關理論和完善評估的詳細講解。如今我們十幾位在港進修的同事們感受最深的就是“知識的浩淼和我們的無知”。這個烙印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腦海中。因此當我面對鍵盤書寫這些年的教學體會時,仍感如履薄冰,知識的厚度和寬度還待於努力學習和加強。

 

遊戲介入是單純的陪自閉兒玩嗎?是把自閉兒塞進普通幼兒中進行所謂的“融合” 嗎?是強行逼自閉兒參與別人的遊戲嗎? No! ! !雖然遊戲介入的理念是以遊戲為體現形式的,但是它需要專門系統的評估,再針對自閉兒發展的個體差異,釐定符合兒童發展的介入計劃,再選擇適合的遊戲介入的策略。當然,不同的遊戲介入策略其介入技巧也大不相同。

 

在我們受邀各地的近三十場“尊重生命、尊重生活”公益講座中,聽到同行和家長們的問題大都皆是如此:他不喜歡別人靠近該怎麼介入?他沒有喜歡的玩具怎麼跟他玩?我跟自閉症兒童玩什麼遊戲?往往大家都會被遊戲的內容、形式所羈絆,不能讓自閉兒真正體會到遊戲的趣味性和遊戲夥伴的重要性。

 

待續

 

香港安安國際自閉症教育基金會教學主任劉美